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他山之石
郑州日报:珍贵的题字
责任编辑:程 航 来源:巩义文明网 发布时间:2018-03-22

  每去康百万庄园,看到门额总要品味一会儿,庄园的门额字体秀美又不失庄重,不由心生暖意,继而思念起题字的罗哲文先生。

  罗哲文先生是我国古建筑学泰斗,曾任国家文物局古建筑专家组组长、中国文物研究所所长。1940年考入中国营造学社,师从著名古建筑学家梁思成、刘敦桢等,为我国古建筑保护倾尽了毕生之力。

  康百万庄园如今每天游客如织。可上世纪80年代,庄园门可罗雀,几近关门。那时我任职文化局,主管文物。如何吸引游客、增加门票收入是当务之急。连讲解员工资都很难发放了,怎不心急如火?

  和文管所刘所长一道定了改造线路图,从突出民俗展出,再转为古代商人史迹展。一天,刘所长找我,又商量康百万庄园怎么振兴。

  我俩是当兵的老战友,说话很投机。刘所长突然问:“你跟罗哲文老先生不很熟吗?”他葫芦里卖的啥药?我不甚明白,说:“国家文物局才给咱批了20万元,先修补要坏的大房。罗先生虽是大专家,可求他再要维修费,会有一定困难!”刘所长说:“不是要钱,想让他给庄园写个匾额。”我心里一下子亮堂了,名人的匾牌题字,也是一种得力的宣传。

  不过片刻,我的心又有点凉了。

  罗先生几次来巩义考察,庄园古建筑、北宋皇陵,他都看得十分细致,还拍了许多照片。他看我懂得业务,又很尊重他,两人之间就有了信任,后来我因公去北京办事,也没少找他帮忙,但从没探讨过他的书法功底。他愿不愿题字?老一代大家们,说话办事细致谨慎,罗老又不喜张扬。再说,全国他要做的事很稠,忙啊!

  我又想起个罗老的故事。二战时,著名古建专家梁思成先生从保护文物的角度,给美国大使馆写信,建议别对奈良、京都实施打击。当时,梁先生事务缠身,委托罗哲文把信送达美国使馆。一次,罗老到日本考察古建筑,据说日本人为了报恩,专门用轿子抬他,民众夹道欢迎。奈良、京都,日本的文化之根,唐朝时学习古长安建筑的写照啊!

  人家那么有名的专家,我们这个忙他肯应允相帮吗?

  看出了我心里的忐忑,刘所长说:“哥,咱心里虽然发怵,还是试试吧!要是弄成了,康百万这个点就名副其实了。”我说:“中,反正罗老也说过,硬山式建筑,康百万庄园最有代表性。”

  我想,罗老角色稠,古建、皇陵、长城、京杭大运河,什么研究都挂着头。到北京去找他,也不一定能碰上,干脆就打他的电话。而晚上九点左右打,最是合适点儿,我准备多碰几次运气。谁知,第二次就跟罗老联系上了。

  他和蔼地问我有什么事儿,我说想请他给康百万庄园题个匾。他爽快答应了,说:“分内事儿,没问题,听我电话啊!”

  过了一个多月,我接到电话,罗老告诉我,字已写好,如果没法取,就挂号邮寄过来。恰巧我要到北京申请一项文保费用,就和他约定去取。

  那天,在国家文物局办完事,我给罗老打电话,他告诉我说,很不巧,他正陪几个法国专家在外边考察,这次不能见我了,他让我直接去他家里,保姆会把写好的字给我。

  罗老的家简直是书的世界,连过道都是半人高的书墙。保姆热情地带领我,从书墙留下的空隙穿过,进到他的书房。

  写字台上,保姆取出了题字,我大吃一惊,罗老的毛笔字竟那么秀丽大气,还盖好了印章。突然,我发现废纸筐里,还有好几张条幅,都写着“康百万庄园”几个大字,我恍然明白那是被罗老淘汰下来的。为罗老的认真细致,我内心颤颤地感动。

  我轻声询问保姆:“该给罗老多少润笔费?”刘所长说过,该给罗老的报酬一定要给。保姆笑着说:“那可不行,罗老师交代过,如果你要留钱,就不让把字给你,说写这是应该的,他给人题字从不收费,尤其是重要的古建筑,他说这是责任。”

  回到巩义,我学了罗老那番话,文管所几个老同志都“啧啧”赞叹,纷纷说,真是大家风范呢。

  后来我才知道,罗老是名副其实的书法家,行家们评价他的书法集儒家的“中正平和”、佛家的“空灵清新”、道家的“质朴自然”于一身,充分展现出渊博学识和深厚涵养的潇洒气质。

  很快,康百万庄园匾额制好了,挂到了康百万主宅院大门上。我带几个行家参观,大家评价说,那字咋看咋得劲儿。我专门拍下照片寄给了罗老,他反而打电话给我,连声说谢谢。(来源:郑州日报)